EN

肿瘤规范化诊疗的“泰和诚”实践

2021-11-15
焦虑不安了三周后,57岁的李供平终于等到了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为他量身制定的治疗方案。
 
李供平是一名肺癌三期患者,四年前,他曾在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做过常规放疗,配合化疗和药物,位于右肺上叶和下叶的两处肿瘤接近消失,一度达到影像学意义上的完全缓解,此后他一直在这里进行随访。
 
直到三周前,李供平右肺下叶的肿瘤复发。对于任何一个肿瘤晚期病人来说,复发不仅意味着重新面临生死考验,也意味着治疗难度的成倍增加。由于手术创伤过大,李供平只能接受二次放疗,而二次放疗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有巨大的风险。
 
为了保证放疗效果,又尽可能不损伤周边器官组织,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向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以下简称“MD安德森”)发起求助。这家全球综合排名第一的肿瘤专科医院派出两名专家,和李供平的主治医师团队反复讨论和沟通,最终双方决定在CBCT成像技术的辅助下,为李供平进行总计10次的超大分割放疗(即每天超大剂量对肿瘤杀伤更有效的照射方法),目的是把照射剂量精准集中地投放到肿瘤区域。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同时对肿瘤周边正常组织,尤其是患者在第一次治疗时受到照射的心脏、肺等器官给予保护,这需要极其严谨的质量控制与精准的放疗技术。
 
截至采访时,李供平已经接受了5次放疗,复发的肿瘤明显退缩,周边的心脏、脊髓、食管等主要脏器组织均没有发现副反应的迹象。
 
像李供平这样的案例,在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并不少见。在过去的5多年时间里,MD安德森全面参与了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的质量控制与规范化管理。尤其是在肿瘤疑难杂症的规范化诊疗上,双方建立了非常畅通的沟通机制。2018年,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更是率先在国内通过了MD安德森放疗现场认证,在日常的肿瘤诊疗质量上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准。


△傅深教授带领团队进行多学科讨论。
 
肿瘤诊疗的规范化不仅让患者获益,也让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获得了更多的认可。从2018年开始,这里的年门诊量和收入连续三年实现了翻倍增长。
 
去年6月,国家癌症中心公布了15个放疗质控指南立项审批结果。其中,由泰和诚医疗集团首席放疗专家、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傅深教授领衔的《全身照射技术实践指南》成功获批,这也是15个指南中,唯一一个归属于非公医疗机构的项目。
 
渊源:从一次收购开始
 
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位于瑞金医院卢湾分院内。很难想象,这个深居于公立医院内的非公专科门诊部已经和MD安德森建立起如此深入的合作。这里的渊源,还要从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背后的泰和诚医疗集团说起。
 
泰和诚医疗集团起家于放疗设备的租赁业务,彼时,中国的放疗技术刚刚开始发展,很多医院无法承担一次性购买放疗设备的费用。泰和诚医疗通过设备融资租赁、提供放疗培训服务等方式,深度参与了国内医院放疗科室的建设和管理运营。
 
“我们那个时候就发现,因为缺乏放疗的规范,各个医院的水平参差不齐。所以我们就想怎么样能形成一套规范化的标准,来帮助大家提高水平。”据泰和诚医疗集团董事长杨建宇回忆,他们先后找了几家国内的大医院,发现他们的标准也各不相同,而在接触这些大医院大专家的过程中,他频繁听到同一句话,“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就是这么学的。”很多人直接提到了MD安德森,世界上最好的肿瘤专科医院之一。
 
为了建立规范,杨建宇决定找MD安德森取经。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2012年,当杨建宇飞到美国,和MD安德森商谈引入肿瘤规范化诊疗技术时,正好赶上MD安德森旗下的质子治疗中心面临股权变更。由于双方在理念上的互相认同,2012年12月,泰和诚收购了MD安德森质子治疗中心管理公司19.98%的股权,并于2015年进行增持成为其控股股东。
 
此后泰和诚开始了与MD安德森的全面合作。根据双方的协议,MD安德森将为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项目提供全方位的咨询服务与指导,涵盖医院设计、医疗流程、设备配置、患者流量分析、科室布局、运营管理及人员招聘等方面。而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正是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落在城区的第一枚棋子。
 

△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起航仪式,泰和诚与MD安德森合作签约。

泰和诚医疗集团首席放疗专家傅深教授全程参与了MD安德森对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的现场验收,MD安德森在肿瘤诊疗规范化上的精细程度给他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首先就是MD安德森要求对每一个根治性的肿瘤患者都必须做多学科讨论。其次,他对治疗方案有严格的评估,靶区画得对不对,剂量给得合不合适,他一张张病历看过去。他还会来机房看你操作,如果你上来第一次的摆位误差超过了5毫米,对不起,扣分。”
 
傅深教授表示,尽管严格,但这套标准确实会让患者受益。举个现实中的例子,一个左侧乳腺癌患者要做术后放疗,按照MD安德森的要求,必须使用呼吸门控技术。这是因为患者在放疗时会呼吸,再轻微的呼吸都会改变肿瘤和器官的位置,而一旦靶区出现移位,放射线就会对周边的心脏和肺部产生损害。而在国内大多数医院,因为技术的复杂性,同时会增加占用机房的时间,这项技术很少会被用到。在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对于乳腺癌、肺癌等肿瘤,呼吸运动控制技术的应用,已作为标准放疗技术的选择之一。
 
痛点:保乳还是保命
 
今年4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质疑同行“蓄意诱骗治疗”,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的代价。随后,国家卫健委回应称,将立即组织调查核实,绝不姑息。新闻事件曝光后,迅速在民间引发热议,“肿瘤诊疗规范化”的呼声空前。
 
杨建宇认为,提倡“肿瘤诊疗规范化”一定要窗口前移,甚至是从严格的病理诊断做起。他向八点健闻分享了一个故事。
 
他有一位女性友人,曾被国内知名的三甲医院诊断为甲状腺癌,要做切除手术。这位朋友在手术的前一晚给他打电话,表示想请泰和诚的专家做一次术后评估。病理诊断结果是是否需要手术的“金标准”,很自然地,杨建宇请这位朋友提供她的病理报告。但朋友告诉他,没有病理,只做了B超,医生说穿刺风险太高,但从经验来看90%是恶性的,切掉吧。后来,杨建宇说服这位朋友做了穿刺,而结果显示为良性。
 
这样的“刀下留人”,杨建宇总共碰到过3次。“很多人说,甲状腺嘛,切了就切了,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你要知道,甲状腺部分或全部切除后,需要服用优甲乐,并持续监测甲状腺素水平,动态调整优甲乐用量。如果补充过量,临床就会出现甲状腺功能亢进等症状,比如易怒、脾气暴躁、体重下降等。患者的生活质量很难说不受到影响。”
 
但回过头来,杨建宇也理解大医院的做法。三甲医院保的是基本医疗,是人命。如果90%的概率是恶性的,从“花更少的精力,救更多人”的角度出发,一刀切也说得通。但问题是剩下的有可能被误诊的10%,谁来和他们讲道理呢。
 
更有代表性的案例发生在乳腺癌领域。乳腺癌是中国的高发癌种,也是最温和的癌症之一。2020年国内女性新发乳腺癌病例超过40万,5年生存率高达83.2%。但另一方面,由于大量实施乳房根治术,国内乳腺癌患者的总体保乳率不到20%,而MD安德森的这一数字在60%到70%之间。
 
相比全切来说,保乳手术是更复杂的,保乳手术及术后乳腺重建,对手术技巧要求更高,也更费时间。并且绝大多数保乳手术患者都需要行术后放疗等综合治疗。杨建宇说,他曾和三甲专科医院的科室主任聊过这个问题,一个主任级别的医生,一周也只能分到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但有几十上百个患者等在那儿,“有限的医疗资源和庞大的临床需求存在矛盾,如果没有严格的监管来支撑,你让他怎么选。”
 
期待:做中美肿瘤诊疗交流的桥梁
 
杨建宇所期盼的“监管”似乎已经来了。
 
今年10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了《肿瘤诊疗质量提升行动计划》,要求各地卫健部门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将肿瘤诊疗作为医疗管理工作的重点,组织专家加大质控评价工作力度。对发现的问题要督促整改,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对反面典型要进行通报曝光。
 
“提升行动计划是好事,至少表明国家看到了这方面存在的问题。”傅深教授表示,从整个行动计划来看,目标和举措都非常清晰,关键还是在于医院,在于医生,有没有这样的决心和能力去达到这个目标。而作为泰和诚医疗集团,也会利用和MD安德森的战略合作,来助推肿瘤规范化诊疗在国内尽早实现。
 
就在昨天,由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筹)和MD安德森联合举办的“2021上海新虹桥国际肿瘤论坛”顺利闭幕,论坛主题正是“个性化医学时代的肿瘤规范化诊疗”。MD安德森方面派出了十余位在肿瘤规范化诊疗上的权威专家,其中就包括了本届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的理事会主席。
 
除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学者教授,国内来自中山大学、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等机构的共计二十余位专家也参与了此次会议。
 


“今年是泰和诚第一次举办这样规格的交流活动,我们会把它做成泰和诚医疗集团和MD安德森的年会,以后一年一办。我们希望这样的学术会议,能起到中美肿瘤交流的桥梁作用。”杨建宇表示。
 
对于泰和诚旗下肿瘤医疗机构的定位,杨建宇也有明确的规划。不管是即将开业的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还是类似于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这样更小的独立医疗机构,它们都是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主打的是国际化、差异化的诊疗特色。
 

“我们和MD安德森的战略合作已经续签到了2030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一直合作下去,我们会紧跟MD安德森的质控标准和诊疗规范去走,为中国的肿瘤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


来源:八点健闻

Copyright © 2019 美中嘉和医学技术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23898号-2
+86 10-5903-6688
中国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环球贸易中心A座2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