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规范化or个性化,中外顶级专家在这场肿瘤诊疗的讨论盛宴上说了些啥

2021-11-15

第四届进博会的闭幕,并未让上海这座开放的城市停下喧嚣。


11月12日~13日,由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和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联合主办的「2021上海新虹桥国际肿瘤论坛暨第一届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与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学术年会」在上海召开。


尽管疫情让中美两国肿瘤治疗领域的专家无法真正相聚在会场,但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交流形式,亦产生了奇妙的“火花”。正如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杰所言,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下称MD安德森)是美国肿瘤专科领域排名第一的医疗机构,拥有全球顶尖的专家团队和诊疗技术,上海泰和诚肿瘤医院与MD安德森联合开展本次论坛,为肿瘤领域同行搭建了对话中美肿瘤专家的平台,有利于国内国际专家开展学术交流合作,为肿瘤界带来国际上最权威的医疗信息,大会通过对话顶级肿瘤专家、聚焦专家洞见,开放跨国界的学科思维碰撞。


长久以来,《肿瘤规范化诊疗指南》是我国医生诊疗过程中的金科玉律。而个性化诊疗方案,则是基于不同个体、不同病程、患者不同生活方式及经济承受能力,综合考量后的治疗方案。不同于《肿瘤规范化诊疗指南》基于大样本、大数据得出的规范路径,个性化医疗往往是小样本、凭经验的诊疗方式,这也注定了个性化治疗在肿瘤诊疗中易受关注甚至质疑。今年以来,相关讨论在国内甚嚣尘上。


不得不说,本次大会所围绕的“个性化医学时代的肿瘤规范化诊疗”主题恰逢其时,不少专家对规范化和个性化治疗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MD安德森全面参与了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的质量控制与规范化管理。尤其是在肿瘤疑难杂症的规范化诊疗上,双方已建立畅通的沟通机制。在2018年,上海美中嘉和肿瘤门诊部率先在国内通过了MD安德森放疗现场认证,在日常的肿瘤诊疗质量上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准。本次大会,亦是双方在学术交流和合作上的又一次加深。


NCCN理事会主席、MD安德森医疗运营和信息学联合副总裁Ronald S ·Walters教授带来主题为“关于肿瘤治疗的标准化获益”的分享。Ronald S ·Walters说,在进行临床试验时,包括所用药物剂量等信息相关文章会不断发表,文献中也会显示这些结果。“临床终点也就是试验当中治疗的目标,好消息在于,如果治疗失败也会进行公布,而不是隐藏起来。我们要知道治疗失败的情形,这样就能获悉哪种药可能对患者无用。”


Ronald S ·Walters


Ronald S ·Walters的演讲让与会者意犹未尽。泰和诚控股/美中嘉和集团中方首席放疗专家傅深教授向他提问道:在临床过程当中,当面对患者时,医生应如何从不同方案中选择治疗方案?


对于这个问题,Ronald S ·Walters说:“每次我在门诊中与病人讨论治疗方案时,我都会给他们介绍什么是指南推荐的标准治疗方案,之后我会跟他们聊一聊我们正在开展的临床研究有哪些可行的新方案,但是我肯定还是要参考NCCN指南,一天会查看指南五、六次之多,因为我希望让病人知道标准治疗是什么,以及我们有哪些新方案,大多数病人都能理解。”


中国科学院院士宋尔卫带来“肿瘤生态系统和免疫治疗”的主题演讲,重点讲述了乳腺癌保乳手术。他说,来自于加拿大国家癌症登记库的数据显示,相比根除术,进行保乳手术的乳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更优,美国国家癌症登记库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


1995年,中国进行了第一例乳腺癌保乳手术,当时所面临的争议并不少。宋尔卫说,那时很多医生认为中国女性不适合进行保乳手术。面对这种不同意见,宋尔卫和同事们坚持为患者进行保乳手术和管理。如今大家发现,这类患者在过去二三十年里都获得了更好的生活,这其中有93.9%的患者无远端转移,那些进行全乳切除的患者,有73%无远端转移,因此保乳手术也成为中国的趋势。


宋尔卫


“虽然中国保乳手术没有西方医院那么高,但近年来我们也在推进这个概念,并且编写了中国第一个保乳手术指南,使得这种保留好的美容效果和治疗效果的手术,让更多患者受益。”宋尔卫说。


无论乳腺癌治疗如何个性化,时至今日,手术、放疗和化疗,仍然是乳腺癌治疗的“三板斧”。对于放疗的作用,泰和诚控股/美中嘉和集团中方首席放疗专家傅深给予了充分肯定。国家癌症中心、文献评审,以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数据结果,均显示放疗的必要性,接受放疗的乳腺癌患者生存率远大于未接受辅助放疗的患者。傅深同时强调,针对三阴乳腺癌患者,哪些患者亚群需要进行放疗需要进行特殊的考虑,特别是针对早期患者。这源于试验显示,放疗的确是把“双刃剑”,有时会使一些突变被激活。


傅深


对于三阴性乳腺癌,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专家组非常明确基因组检测不能用于决定是否进行区域淋巴结清扫或放疗。“医生要帮患者进行精准的治疗选择,给患者提供最大的帮助。”傅深说。


作为肿瘤放疗方面的专家,傅深谈到大分割全乳放疗,即增加每次治疗剂量、缩短疗程的治疗模式,这种模式方便患者,也能减少费用,因此现在对于各种乳腺癌患者来说,大分割全乳放疗方式是很多医生更倾向的选择。


在会上,MD安德森外科教授Henry M. Kuerer进行了“乳腺癌精准外科的规范化实施”的演讲。他说,在MD安德森,患者手术之前,多学科都要就治疗措施达成共识,从而进行标准化和规范化治疗。无论是放射科、肿瘤内科,还是病理科等科室的医生,要在一起讨论和合作,医院每周都要召开这样会议,大家所做的一切并非相互隔离或各自为政,而是遵循共同的指南。


pngHenry M. Kuerer


Henry M. Kuerer说,除了每周每个学科的相关例会之外,医院每月还要召开一次共识审查会,整个团队评审一下新的数据,彼此分享观点,因此任何治疗都不是一个人作决策。而这样的标准化和规范化,都是基于MD安德森自己的临床治疗路径。当然,相关指南不断更新,每一两年都会有大幅改变。


并非所有的肺癌患者都需要手术。MD安德森放射肿瘤学系教授(终身)张玉蛟在主题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无创立体定向消融的标准化”的讲解中表示,放射技术不断发展,在治疗上已经有四维新技术,医生根据肿瘤的动态变化就可以作出决策,针对肿瘤的运动过程进行治疗和追踪,用无创SABR刀为患者进行消融剂量的放疗治疗,安全性和耐受度都很好。


张玉蛟


张玉蛟希望,医生未来能将免疫和SABR刀联合使用,来杀死肿瘤细胞,这不仅是针对早期的肺癌,三期肺癌也适用。


既然SABR刀能够让患者有很好的应答,那么如何关注其毒性呢?对此,张玉蛟说,数据表明,这个问题不应是医生所担心的,SABR刀的毒性和传统的免疫SABR刀相差无几。基于140位患者的数据显示,免疫疗法加SABR刀带来的毒性并不需要产生顾虑。


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所所长、肿瘤学系主任周彩存讲解的是“早期和局部进展及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治疗”。周彩存说,在相关免疫治疗中,中国人PFS(无进展生存期)的数据并不好,但这并非药物安全性出了问题,可能的差异源于不同人种,亚洲人种没有美国人那么强壮,因此在治疗效果上存在差异。


周彩存


泰和诚控股/美中嘉和集团总裁付蕾竹表示,癌症没有国界,大家需要集医疗技术的发展,集所有研究者持续地积极探索相互紧密沟通,才能够对癌症有更高的理解。泰和诚愿意搭建平台,与大家一起共同面对未来的挑战。



付蕾竹


与MD安德森多年来的合作,也让泰和诚有了更高的质控标准。对此,泰和诚控股/美中嘉和集团董事长杨建宇对未来亦有充分畅享: 泰和诚会紧跟MD安德森的质控标准和诊疗规范,为中国的肿瘤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


杨建宇


来源:健康界

Copyright © 2019 美中嘉和医学技术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23898号-2
+86 10-5903-6688
中国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环球贸易中心A座27楼